WOMEN LEADING CHANGE

媒體報導

20170208

對親密暴力說「不」:從「想愛」到「會愛」

2016-10-04

小鈴(化名)早上上班被發現右眼角、臉頰一片紅腫,同事一問才知道,昨晚她被先生打了,衣服遮住的手臂、大腿也有淤青。有同事氣不過,馬上要打電話幫她報警,也有人說先打113,叫她快去驗傷自保。

同事們說:「動手是我的底線,你絕對不能再讓了!」「有第一次、就會有第二次,你要懂得保護自己跟小孩!」小鈴雖然感謝同事們的關心,她也知道家暴要報案、打113、去驗傷,但真的要這麼做了嗎?這一步踏出去,是不是就走向離婚一途?

劉昭君曾碰過一些像這樣內心想求助、卻猶豫通報的被害人,她提醒,如果隱忍不通報,關係的困境依舊存在,家暴還是有可能重複發生。

親密關係暴力,10年成長1.5倍

根據衛福部統計,親密關係暴力通報量逐年攀升,從2005年的4萬659件,到2015年6萬1947件,家暴案件十年來成長1.5倍。

上週五(9/30)在「第三屆親密關係暴力多元處遇論壇」中,從事親密關係暴力服務多年、台北市基督教女青年會危機支援中心主任劉昭君說,家暴防治法通過18年來,親密關係暴力的黑數(未被通報的案件)已逐年降低,因全民性別意識提升,113專線宣導有力,「被害人自己不報,鄰居路人也樂於管閒事,主動幫忙報案。」

然而,被害人即便知道家暴求助資源,真正要去報警、打113、去醫院驗傷,卻百般的困難,害怕這件事一曝光、婚姻家庭就註定被拆散,另一半就會認定報案者片面宣布放棄這段關係。且根據法律規定,家暴一旦通報成案,公部門就必須強制介入保護、服務被害人,以司法角度介入,容易讓被害人與相對人(過去稱加害人,現在改稱「相對人」)處於對立。

「我被打的時候也有還手,現在兩個人關係那麼僵,如果讓先生知道我去報案,再來要怎麼收拾?」

「警察、社工一來,鄰居就知道我家出事了,以後我們要怎麼做人?」

第一要務:中止暴力、尋求自保

她認為親密暴力發生當下第一要務仍是「向外求援、中止暴力」,可直接報警備案、撥打113專線諮詢、通報或轉介,並到醫院驗傷。通常家暴被害者到醫院驗傷時,有經驗的便會主動通報「疑似家暴案例」。

家暴案通報後,如果被害人不主動告知,「相對人」要等收到法院的保護令開庭通知,才會知道自己被通報。因此被害人可安心在這段時間內接受社工的協助。

第二:中止暴力,不代表終止婚姻

衝突結束,日子還是得過下去,親密關係暴力通常不會因為一次外力介入就獲得解決,要解決的不只是暴力,更是「家庭關係」。要了解被害人在關係中的猶豫不決,就要回到家庭關係去理解互動的糾葛。

有六萬個被害人,就有六萬個相對人。家暴法除了對被害人提供保護與服務,也關注「相對人」,讓相對人有機會接受輔導、治療,學習建立健康情緒表達方式。台北市跟新北市皆有民間單位承接「相對人服務」,家暴成案後,民間單位社工會透過被害人的管道,聯絡施暴的相對人,詢問是否有接受輔導的意願,如果相對人同意,社工才會與之見面懇談。

 

劉昭君也提供以下話術給被害人,讓相對人降低對社工介入的防備心:比方「社工想來找你談談,如果你有委屈的話,可以告訴社工」,「社工介入的目的,不是要拆散家庭,而是幫我們重建關係。」

自從2014年女青會承接台北市家暴防治中心的「相對人」服務以來,他們曾花了一年多陪伴一位相對人老陳,他從剛開始的張牙舞爪、酗酒毆打妻兒,到後來能平緩吐露心聲說:「我這一生只有太太愛過我,我卻沒有好好珍惜,沒人教我怎麼表達自己的感受,我不是不想改善關係,而是我不會!」

劉昭君希望家暴被害人跟相對人都能了解,社工與專業人員並不是法官、也不是律師,社工提供的是專業協助、而非評判對錯,反而是「幫助夫妻走出關係的困境」。讓彼此從「想愛」到「會愛」,練習安全的表達情緒,才能真正減緩衝突,降低暴力再發生的可能。如果被害人不在台北市跟新北市,可向各縣市的家暴防治中心洽詢相對人服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