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MEN LEADING CHANGE

季刊

20180530

2016台北女青冬季刊

 

 

 

 

勇於改變的領導力 -張崇崗

本會張崇崗董事,目前擔任荷商安智銀行(ING)台灣區總經理,透過成長背景及職場經歷,分享其勇於改變的領導力。她憑著勇氣,跳脫社會對女性的框架,不自我設限,勇於發聲,挑戰不公義;她的企圖心、行動力與高度自我覺察力,散發職場高階主管獨特而自信的風采!

領導力是什麼? 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我認為領導力就是發揮正面的影響力, 這個影響力必須是正面的。希特勒是一個有影響力的人,不幸的是他的影響力是負面的,為人類帶來很多殘害。我們每個人,不論職位角色, 不論什麼年紀,都可以發揮正向的影響力, 不管是家庭主婦、學生或一般職員,或像我是一個公司主管,任何人都可以在他的環境當中,發揮正面影響力,對我而言,這就是領導力!

性別刻板印象的挑戰

    目前我負責一家外商銀行在台業務,擔任總經理職位六年,一般人聽到我的職位,第一個反應就是我是個女強人,對這樣的標籤,我其實有點反感,因為這名稱有嚴重的性別歧視,我從來沒聽過稱一個男性總經理為男強人,這個評論反應社會對女性傳統價值與定位的刻板印象,再者大家一旦知道我單身,就會心一笑,心裡想:你看吧!女強人一定嫁不掉!我一般並不會做太大的釐清,但事實上單身是我的選擇,並不是因為我為工作所付出的成本!性別歧視是女性領導人所面臨的重大挑戰,需要很大的勇氣去克服,去突破這些框架!

界定「成功」 做出選擇  堅持下去

   談到“勇於改變”,改變是為了甚麼?應是要達到某些目標,離「成功」更近些,所以我們先想想「成功」的定義是什麼。

    就我這職位,世俗標準會認為我是成功的,我個人也認為我是成功的,且二十五年前就成功了!我的成功,並不是因為我做到總經理,而是我在25年前就找到我熱愛的工作!就這點,我早已成功,跟職位無關!我常在想,我做了什麼別人沒有做的,才有今天的機會與職位呢?如果說天時地利人和,天與地都在神手上,我們唯一能影響的,就是人和!而我所做的,就是隨時隨地準備好自己,迎接下一個機會。

    成功是什麼?設定可達成的目標,就是快樂的關鍵,如果我必須接受一種成功的定義,我會選「成功,就是自己能做出最好的選擇,然後接受這個選擇。」成功,竭盡所能罷了!女性被天生賦予懷孕生子、教育子女的責任. 許多女性因而選擇家庭而放棄事業,我覺得這也是很好的選擇,重要的是我們要做什麼,能做什麼,是要自己自主、自願的去選擇,而不應是社會期望所塑造出來!

    我初中畢業與家人前往南美洲,在智利念完高中與大學,我主修經濟學,夢想成為一個外交官,因為我西班牙文非常好,大學一畢業便進入我國駐智利商務辦事處,開始外交官夢想第一步。但當時外交環境險峻,台灣外交拓展完全受限於中國的打壓,我也被告知女性在外交發展的諸多限制,很快的,我就放棄了外交官夢想,轉換跑道到我所學的經濟學相關行業發展, 金融銀行業成為我的目標。

    回台灣後找工作,卻沒有看到金融業徵才,所以我就去圖書館找出所有外商銀行在台負責人地址,主動寄出履歷表,尋求工作機會,其中有三家回電,告知他們當時並沒職缺,但願意把資料存檔候缺。當時,我從報紙上找到了一個統一超商的職缺,負責美國總公司的窗口,經歷幾輪面試,從32個應試者中被錄取。之後我發現公司為了我經歷許多討論,反對僱用我的主因在於我是女性且未婚、有可能隨時被在澳洲的父母叫回去,所以不穩定;另一派則覺得我的外語能力各方面符合要求,所以強力建議錄用。進公司後, 我發現薪資比同階級、同學歷的男同事少了三千塊,我不理解為什麼這是理所當然,可是女同事大都接受,似乎沒有任何問題。幾個月後,之前應徵的Chase銀行來電希望我去面試,考試錄取後便開始我的銀行業生涯,離開統一時,對當時推薦我的長官,覺得非常抱歉。希望不要因為我而不再僱用女性。      

機會來了 你願意承擔風險嗎?      

    在國際金融風暴2008之前,我到新加坡開會, 老闆在跟我閒聊的過程中, 問及我的下一步在哪裡,我告訴她我認為我的下一步應就是總經理,但似乎短時間內不會有這空缺,她問我如果有機會的話,我會考慮嗎? 我很誠實告訴她,我認為在能力上,我完全可以承擔,但我認為人脈還不到總經理的層級,幾個月後,我就接到正式升遷的人事命令。     

女性獨特的領導力    

    對於領導抱負的落差,往往表現在女性是否願意大膽的表達和爭取不合理的待遇,雖然傳統社會對有企圖心的女性並不讚賞,強勢的女性總違反一些社會行為規範,有野心的男性,則受到大家的讚揚,但我認為女性應該勇敢做夢,勇氣要來自於自信,而自信應來自自我覺察,沒有自我覺察的自信,很容易造成自傲!女性不應自我設限,不要低估自己,要學會導正扭曲的自我評價,對自己的能力要更有信心,但有信心並不代表自負!
    我認為女性的母性特質,讓女性主管有較敏銳的觀察力,且更能聆聽,溝通的技巧也較細膩,更容易讓團隊緊密的結合,但精確地掌握何時運用那些特質、運用到多少,更是成功的關鍵。

在不同領域發揮影響力

    忙碌的工作外,我仍參與一些非營利組織公益服務,在台北女青年會,在世界展望會,我誠心希望在不同的領域也能發揮我的影響力。我認為政治和公益機構是能影響及協助更多人最快的方式,而公益機構無庸置疑是最好的選擇,在女青及世界展望會內,還可和一群愛主的弟兄姊妹一起分享主的恩典,散播愛及光芒到世界各角落。

    最後,與大家分享我的人生哲學,第一:隨時盡自己所能,準備好自己,機會來時,立即把握!第二:寧可嘗試失敗,也不要去面對後悔沒有去做的〝怨歎〞。但這不代表任何機會都去嘗試, 而是針對每一個可能的機會,做好審慎仔細的評估。第三:沒有什麼不能過的難關,再壞的事發生了,先禱告交託於神,再去做做運動,讓挫折和汗水一起流掉,回家睡個覺再說。就我的經驗,再壞的事,睡一覺,第二天後都沒前一天那麼糟了!

警界中的不凡女力 -蔡瑋婷

文/台北女青年會林佩妤幹事

  說到維護交通安全和社會治安,大家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人民保母-警察;說到警察,大家腦海裡最先呈現的畫面,應是一個頭戴警帽、身材健碩的男警;曾經擔任女青志工的傑出員警蔡瑋婷,以她的故事見證了警界中的年輕女性不可忽視的實力。

    前陣子新聞報導,有一名蔡姓員警在值勤時,獲報有民眾在超商內尋短,抵達現場,驚見有位女子臉色蒼白坐在地上,腕傷口鮮血直流,為免錯失搶救時機,蔡員主動對女子簡易包紮,抑止失血以穩定生命跡象,在送往醫院搶救後漸趨穩定。該女子表示因其夫工作遭挫,經濟壓力大,加上本身患有憂鬱症,難以承受重擔,意圖尋短逃避,在警員委婉相勸下,終化解心結,打消輕生念頭。這則義勇故事的員警,是年僅25歲,目前服務於宜蘭分局的蔡瑋婷警員,也就是YWCA優秀的青年志工瑋婷。

    畢業於實踐大學社工系,樂於助人且充滿服務熱忱的瑋婷,擁有許多國內外志工的經驗,就讀大學期間加入台北女青志工行列,擔任營隊輔導員,在營隊中運用自己的專長幫助夥伴與小朋友,為了有更進一步的學習與更深入的參與,她進而選擇女青作為實習機構,並從營隊輔導員角色轉而擔任營長職務,前後帶領了三個不同主題的營隊。

    回想大學時期擔任志工的經驗,瑋婷特別感謝女青提供了一個豐富及充實的學習平台,從志工培訓到深入服務,讓她能紮實的從活動中獲得寶貴的經驗。擔任輔導員期間,與志工們合作中,瑋婷學到團隊溝通以及臨場應變能力,在與孩童互動中,學會傾聽與陪伴,獲得了滿滿的能量與動力,讓她更有信心參與國際志工的團隊,也看見了世界各地更多需要幫助的人。

    每個人對未來都有些抱負,而多數人會認為男性才適合擔當警察的角色,對於擁有一顆熱誠服務的心以及勇敢堅強信念的瑋婷,從事警職的爸爸對性別並無刻板觀念,給予瑋婷相當自主的空間,倒是瑋婷從小在爸爸身上,看到了員警愛民的同理心、樂於助人以及積極熱忱的特質,而這也正是她在擔任志工時所學習及體會到的快樂,因此,大學畢業後,瑋婷參加了警察特考,選擇在警界發展,藉由自己的特質,幫助更多的人,並期許自己發揮所能為社會貢獻,希望10年、20年甚至30年後的自己,都能一本初衷,維持這股助人的熱忱。

    女青年會長年培育青年志工,提供年輕人一個可以學習、交流與發揮的平台,藉由每一次的活動歷練,累積經驗、蓄積能量,讓那一點一滴烙印心中的成長與感動,在未來的道路上持續擴散;從媒體屢次報導蔡姓年輕員警協助失智老人返家、安撫迷途孩童穩定情緒、開導遊蕩街頭少女、搶救憂鬱吞藥輕生老翁、解救欲跳樓情傷女子等助人事蹟,我們看到了瑋婷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助人能量與不凡女力!    

 

觀看完整>>2016台北女青冬季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