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MEN LEADING CHANGE

季刊

20181019

2018台北女青秋季刊

家暴社工在服務過程中播種、陪伴及看見了希望     

 

文/新北親保組 吳芍霓

「社工是志工嗎?」、「你一定很有愛心!」、「做這個工作有薪水嗎?」、「你每天聽/遇/看到這些事情,回家會不會壓力很大、心情不好、害怕」,是多數人在聽到我當家暴社工後很容易就會有的反應,工作經驗中遇過個案用「吳志工」稱呼我,我會適時機會教育,重申志工跟社工真的不一樣,社工是需要修習大學學程四年及實習才能從事的工作,工作後也會持續受訓,不斷精進專業以提供服務,是一份具有專業性且有支薪的職業,因此,社工不能只有愛心,還需要費心、耐心、恆心,不時還需要懸著一顆心牽掛個案的安全呢!

    「社工是一門助人的專業」是每個社工系學生耳熟能詳的一句話,進入實務工作後,感受到成為助人專業工作者是多麼具有挑戰的工作,常遇到很多個案正在面臨的事情,而社工沒經驗過,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和個案討論,以及面對個案的各種負面情緒,不斷消耗社工的能量,慶幸本會安排專業訓練與督導,協助社工理解個案的狀態及脈絡,也會探討社工特質、價值信念、身心狀況如何的影響社工個人與服務,督導老師提醒每次的會談都在播種、種下希望,個案不一定會在我們服務時改變,但總有一天會開花結果。

    小安是我第一年工作就開始服務的個案,我已陸續陪伴小安將近4個年頭,他因被伴侶言語恐嚇而進案,一開始接觸小安時,他很期待有人說服伴侶同意離婚,或者讓其分擔家務、教養責任與提供金錢,然而這些並非社工能做的,於是我設法找尋可服務的方向,從服務歷程得知小安與伴侶都曾打過孩子,小安雖然相當積極參與活動想改善家庭,但我在他參與本會舉辦的講座、工作坊、婦女團體中觀察到,他認為課程中學習到的知識與溝通技巧無法在家中運用,一開始我也不太清楚小安運到什麼樣的困難,直到後續他帶孩子來參加兩天一夜的工作坊,讓我有機會直接觀察到親子間的互動,發現他會跟孩子賭氣、互相嗆聲,且孩子面對家中紊亂的情況已有輕生的念頭,這時我才知道,親子關係並非他講得「沒什麼狀況」,這次的經驗我才理解了他因為未能獲得伴侶的支持,使得他一肩扛起生活與教養的重擔,讓他難以好好的跟孩子說話及關懷孩子的需求,僅能以打罵的方式快速的讓孩子聽話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再地與他討論正向教養方式及親密關係的互動,他在親子互動的經驗中,逐漸意識到過往打罵的方式,只會讓親子關係越來越遠,那天他親口跟我說「再這樣下去,孩子有一天會離家出走,所以我要開始當孩子的朋友,我知道很難,因為孩子真的很皮」。他的一段話讓電話另一端的我相當雀躍,也不禁感嘆「花了這麼多的時間,終於感受到關係有轉變的可能,即使關係再怎麼衝突,至少他踏出第一步了,這樣才有希望修復關係!」。

  陪伴小安的過程中,我也同時在小安的關係互動中學習及意識到,如果自己持續在親密關係裡耍任性、鬧脾氣,會磨損我重視的關係,透過自我覺察,讓我調整一被觸發情緒按鈕就發脾氣的模式,減緩了衝突頻率與強度,避免感情被無謂的消磨;從事親密關係被害人保護服務這份工作,讓我成長,並種下希望種子,與個案在互助的道路上相互滋養,綻放美麗的花朵。